66爱车网

讲述:逆行归来,父母才知道我去了“疫”线

时间:03-21/2020 20:48 | 点击次数:

  讲述:逆行归来,父母才知道我去了“疫”线

  “这可是‘限量版’的,我会一直珍藏。”3月18日晚,在黑龙江哈尔滨太平国际机场,刚下飞机的哈尔滨第一专科医院护士长公宝霞自豪地向记者展示出一张特殊的登机牌。

讲述:逆行归来,父母才知道我去了“疫”线

公宝霞向记者展示特殊的登机牌。杨雪楠摄

  公宝霞是黑龙江省第五批援鄂医疗队队员,作为首批凯旋回乡的医护人员,她格外兴奋。“目的地写着‘美丽的故乡’,航班号是‘胜利号’,舱位是‘功勋舱’。”公宝霞说,这是武汉天河机场专门为他们准备的纪念登机牌,特别有意义。

  3月17日起,在湖北“疫”线连续奋战了数十天的各省份援鄂医疗队,根据安排在结束支援工作后,陆续返乡。英雄凯旋,今天,就让我们一起来听听,他们的援助故事。

  “异乡的感动让我难以忘怀”

  ——内蒙古妇幼保健院儿内科护师 徐鸿儒

讲述:逆行归来,父母才知道我去了“疫”线

3月18日,内蒙古第二批驰援湖北医疗队启程返回家乡。内蒙古妇幼保健院供图

  “凌晨四点半我就起来了,洗漱、搬行李、去机场。到了鄂尔多斯的酒店后,包不敢往屋里拿,哪儿也不敢摸、不敢坐,总想给自己喷喷酒精、消消毒。”3月18日一早,奋战了42天的内蒙古自治区妇幼保健院儿内科护师徐鸿儒,顺利完成驰援武汉的任务,随内蒙古第二批驰援湖北医疗队回到家乡内蒙古。

讲述:逆行归来,父母才知道我去了“疫”线

徐鸿儒在一线支援照片。受访者本人供图

  紧绷的精神突然松弛下来,徐鸿儒还有些不太适应。回到家乡的第一晚,徐鸿儒失眠了,在武汉支援的画面不断在她脑海中浮现。

  “我的患者中有个比较内向的小伙儿,每天大部分时间都躺在床上看手机。有一次我给患者发完饭,有些胸闷缺氧,就坐在门口休息,他看到后立刻过来询问我的状况。从那之后,每次发饭他都会在门口帮忙,让我很感动。”徐鸿儒回忆说。

  “终于到家了,感觉还有点懵呢。”内蒙古自治区妇幼保健院麻醉科护师罗明川说,在武汉的时候,经常想念家乡的烩菜,没想到回来的第一顿晚餐就吃到了,“太想念这口了,还有地道的羊肉,这才是家乡的味道。”

  “病例清零了,我们也到了该说再见的时候”

  ——江苏省南京江宁医院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主治医师 柯章敏

讲述:逆行归来,父母才知道我去了“疫”线

  3月17日晚,柯章敏结束50多天的支援,从武汉乘坐飞机抵达南京禄口机场。受访者供图

  3月17日,是江苏省第一批支援武汉医疗队返回南京的日子。3月15日晚上十一点得知此消息后,柯章敏的心情就一直无法平复。“50多天的经历,像放电影一样在我脑海里不断闪现。”

  柯章敏所在的医疗队负责援助湖北江夏区第一人民医院,他说,让越来越多的患者经过治疗逐渐康复,是他作为一名医生存在的意义。“我清晰地记得,刚接管病区时,一位50多岁的新冠肺炎患者一说话就无法正常呼吸。在征得本人和家属同意后,我们对他使用了无创辅助通气。”柯章敏说,刚上呼吸机时,患者无法配合,他就一直陪在病人身边,反复解释该方案的意义。“经过积极治疗,他的病情终于慢慢恢复了。转眼间,江夏区第一人民医院新冠肺炎病例已经清零,我们也到了该说再见的时候。”

  “武汉还有我们的队友,希望他们早日平安归来”

  ——江西第二批援助武汉医疗队队员 余娇

讲述:逆行归来,父母才知道我去了“疫”线

  3月19日18时许,江西第二批援助武汉医疗队(江西援助武汉医疗护理队)在圆满完成武汉新冠肺炎患者医疗救治任务后,平安返赣。时雨摄

  3月19日下午5时,圆满完成救治任务的江西省第二批援助湖北医疗护理队启程返赣。出发前,队员们合唱了一首《歌唱祖国》,向武汉这座战斗了30多天的城市深情告别。

  自2月5日进驻武汉市武昌方舱医院以来,这支队伍累计护理患者282人,实现了患者“零死亡”“零跌倒”、队员“零感染”的“三零”战绩。

  飞机落地后,走出舱门的医护人员受到了家乡人民的热烈欢迎。“走出舱门的第一感觉是回家真好!我是第二个出舱的,一下飞机就看到医院的领导和同事们来接我们回家,心里特别温暖,特别的感动。现在最想做的,是结束隔离后回家看看亲人,然后彻底地放松一下。”南昌大学二附院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副主任护师余娇说,“虽然我们回来了,但武汉还有我们的队友,希望他们早日平安归来。

  “在返回的车上,我才告诉父母去湖北支援的事”

  ——山东省第八批援助湖北医疗队队员 张堃慧

讲述:逆行归来,父母才知道我去了“疫”线

  3月17日离开前,张堃慧在武汉汉阳国博方舱医院患者出院通道拍照留念。受访者供图

  3月17日,山东省第八批援助湖北医疗队顺利结束了湖北武汉汉阳国博方舱医院的援助工作,于当天下午返回山东济南。

  该医疗队队员张堃慧在电话中激动地告诉记者,她现在最想做的,就是到曲阜去看望父母。因为怕年迈的父母担心,张堃慧一直没告诉他们自己去湖北支援的事情。“直到3月17日,接到要返航的通知后,我才在去机场的大巴车上,和父母进行了第一次视频。”

  “我印象最深的,是我们那儿年龄最小的9岁患者雯雯。”据张堃慧介绍,雯雯一家四口均感染了新冠肺炎,且分散在不同的医院,“当时我们都很担心她,大家都自发地去陪她、照顾她。雯雯和我孩子同岁,我把她当成自己的女儿一样。”

  经过积极治疗,3月3日上午,雯雯终于出院了。“我替武汉谢谢你们!”上车前,雯雯的这句话让所有的医疗队队员瞬间泪目。

  “在湖北,我过了人生中最感动的一个生日”

  ——湖南省首批援鄂中医医疗队队员 刘春园

讲述:逆行归来,父母才知道我去了“疫”线

刘春园回到湖南。受访者供图

  “2月16日,我在湖北过了人生中最感动的一个生日。”作为湖南首批援鄂中医医疗队队员,刘春园所在的医疗队负责支援湖北江夏方舱医院。虽然生日已过去一个多月,当天的情况刘春园仍记得特别清楚。

讲述:逆行归来,父母才知道我去了“疫”线

队友为刘春园过生日。受访者供图

热门排行